返回
关灯
护眼
第52章 非我族类04(1/6)
他的身体在微微发抖,  像捕食者找到了追寻已久的猎物,死死地按着她,坚决不肯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闭上眼睛,  重新深而重地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奇异的感觉裹挟着宁鸽,  旋转着向上升腾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铺天盖地的诱人气息里,  宁鸽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没有时间,也没有空间,外界的一切声音、光影,全部都消失了,  只有他无处不在地包裹着她,就像小鸽子窝在白狼的长毛里一样,  给她前所未有的舒适和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鸽发现,  如同约书亚说过的,她关于他们的关系是战士和奶妈的说法,  是完全错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才是两个人之间真正的引领者和主导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掌控一切,所有的感觉都可以按她想要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以引领着他, 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,他亦步亦趋地跟随着她,让她由着性子信马由缰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毫无意见,宁鸽就随便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好奇地操控着感觉,  东逛逛,  西逛逛,  带着他一点点向前,  凭着本能,向她也不太明白的未知的地方探索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一不小心冲下公路,  在旷野上一通胡开的新手司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着开着就不太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法形容的愉悦的感觉汹涌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奔腾而至的洪水,  瞬间淹没两人,  呛得人喘不过气,又突然把他们高高地托举到浪尖上,一层过后又是一层,层层堆叠起来,越积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就连新手司机都知道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鸽用尽生平的全部毅力,把自己从让人沦陷的极致感官享受中硬拉回来,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寒也跟着清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用额头抵着宁鸽的额头,鼻尖上全是细密的汗珠,眼眸幽深到看不到底,死死地盯着宁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衣领不知什么时候开了,一片烧红从耳根蔓延到锁骨,向下延伸到敞开的领口里,宁鸽的手正搭在他胸前,按住的地方热到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鸽心想:我这是在干什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鸽抽回手,火速挣开他的怀抱,站起来,几步就退到窗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镇定了好一会儿,才假装没事一样,开口问:“你感觉好一点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寒凝视着她,好半天才点点头,哑声说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说完这句就又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约书亚的声音忽然传来,他的声音中透着好奇:“你们是在做精神结合吗?我查了一下你们两个的体征参数,感觉很像,可是你们为什么没有真的做到底?精神结合对安抚哨兵大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得很直接,很客观,客观得让人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鸽站在窗前,假装镇定,心里却在想:谁知道向导和哨兵会这样,只要精神搭在一起,一不小心就会往奇怪的地方跑?

        裴寒开口:“宁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好像想说什么。这种时候,他肯定会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鸽脸上不动声色,其实心虚得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